男生高考170分谎称470 得知父母回家坠崖身亡

时间:2014-09-01 编辑:白金会

这个孩子虽然成绩差,但是从不捣乱,最经常的状态就是沉默地坐在教室后排,看上去有点孤独。

他曾提到“死亡”

却没有人“听见”

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在尚飞的微博里,发现了一些他留下的信息,他曾提到过“绝望”“寂寞”甚至“死亡”。遗憾的是,他的声音没有人听见。

2013年中旬,他在微博中感慨:原来我孤身一人。好绝望……好绝望……一步错,满盘皆输。人生于我之悲是无知,因为不知输在何时,如何改变。总以为能掌控自己,失利也不以为意,在迷茫的路上盲目乐观,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,自己的梦,一场繁化(繁华)一场空。

2013年12月2日,尚飞第一次提到死亡,“能直面生死,就能无所畏惧。”

21天后,他发布微博,“他寂寞的(地)活着,他寂寞的(地)死去。死带走了全部……包括人们对他的记忆。”

2014年5月28日,高考之前,他写道,“高考之后,再也没有什么理由了。”“我悲哀的(地)发现,我与这个时空脱节了。”

7月1日,尚飞最后一次更新微博,“你们的记忆里会有我吗?”

在隐瞒了一个暑假的高考真实成绩之后,在父母从北京赶回旺苍等待贺喜之时,旺苍中学今年高三应届毕业生尚飞(化名)在父母前面大哭一场。其实,他的高考成绩是170多分,并非他在7月31日向父母报告的“470多分,超过重点线20多分”。

8月10日,18岁的尚飞从自家后面200多米高的山崖坠下身亡。此前,他最后一次更新了自己的腾讯微博:你们的记忆里会有我吗?

没有存在感的少年

沉默内向,成绩很差但很乖

在尚飞的班主任杨老师眼中,尚飞是个性格内向的学生,成绩很差,但很遵守课堂纪律和校园秩序。他第一次对尚飞有印象,是源于一次摸底考试。那次考试中,尚飞总成绩100多分,排在年级1000名以后。杨老师留意观察发现,这个孩子虽然成绩差,但从不捣乱,最经常的状态就是沉默地坐在教室后排,下课时,其他同学都闹成一团,他还是静静地坐着,不看书也不做题,也不跟人打交道,就是一个人发呆,看上去有点孤独。有同学跟他说话时,他的表情看上去也并不欢喜,还是保持一种很平淡的状态。

尚飞高三会考成绩只有200多分,杨老师曾问他,这个成绩参加高考,恐怕很难获得一张满意的录取通知书,未来有什么打算?尚飞回答:“不想再读书了,也不想再参加高考了。会考既然已经结束,就想去工作。”但后来他又告诉老师,因为家里不同意他去工作,还是会坚持参加高考。

高考结束后,6月底成绩就出来了。尚飞只考了170多分,没有收到任何录取通知书。他的唯一好友兼同学小文(化名)和他是同村发小,高考结束后,两人一起把所有的书都卖掉了。小文回忆,当时两人的心情都比较轻松,觉得上学的“苦”日子总算是过完了。小文说,尚飞沉默但不冷漠,平时有什么忙,绝对会帮。但小文也表示,尚飞因成绩太差,全校都皆知,他为此似乎一直很介怀,偶尔提起一两句,总说自己上不成大学,也不愿复读,不晓得还能做啥子。

尚飞的姐姐婷婷今年24岁,刚从川内一所大学毕业。在婷婷眼中,小时候的弟弟乖巧懂事,只是弟弟上初中后,她就去外地读大学了,父母也在外打工,只有过年时,一家人才得以团聚。旺苍小山村中的家中,常年空落落的,只剩下弟弟一个人。似乎就在这时,弟弟渐渐地与姐姐疏远了。“我给他打电话,想问问他的生活情况,可他往往只有两三句话,之后就没话说了,我只好把电话挂掉。”婷婷说,“弟弟若是主动打电话给自己,那么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钱不够花了。”

谎报考了470多分

在外地的父母开心难眠

尚飞的父母,今年50多岁,常年在北京各建筑工地打工。

尚飞的父亲说,自己和老婆在工地上挣的都是血汗钱,他们虽然老了,可是盼儿子将来能过上城里人这样干净体面的生活。在工地打工时,尚父与儿子通电话的频率基本上是1个月1次。儿子需要用钱,他就立刻把钱打到儿子的卡上。“不多问,要钱就给钱,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。”尚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之所以在钱上对儿子从不吝啬,是因为盼着娃儿好好学习有其他的出路,将来别过自己现在这种日子。等到7月份,尚父听工友们说,高考成绩出来了,但儿子并未将这一消息主动告诉自己,他在疑惑和焦虑中给儿子打去电话。

    将本文转发至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