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员分享‘工匠精神’对飞行员的重要性

时间:2016-03-31 编辑:白金会

       给副驾驶讲评完,已经华灯初上。虽然飞了一天,但教员和副驾驶都颇有兴致,开始聊飞行中的见闻。

       精益求精的“工匠精神”

  “教员,今天飞日本,从札幌回来的同胞们大包小包的,‘爆买’最多的是电饭煲、马桶盖和保温杯。依我看,这些东西未必有多少技术含量。但问题是,同样的设计,日本的产品质量确实要‘那个’一些。我的飞行包里有一个虎牌的杯子,早晨泡的茶,晚上还烫着呢!”副驾驶说。

  “是啊,飞日本,你发现没有,他们的客梯车,不论新旧,踏板上总是一尘不染的;机务指挥飞机,手势总是大幅度的标准动作;加油的、卸货的、检查飞机的工作人员都有板有眼,规范认真;起落架上沾了雪浆,机务会用小毛刷细细地将其扫掉。以前,我管这叫职业精神。这几天,我仔细读了读李克强总理3月5日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,他鼓励企业要开展‘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’。我知道,‘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’是顺应‘工业4.0’的要求,而我更在乎‘工匠精神’。相比之下,我觉得日本民航的各类员工都有一定的‘工匠精神’,做事认真、一丝不苟。加油师傅,就一个人,他盖油箱盖时,还要逐条作检查单呢!”

  “教员,什么是‘工匠精神’?”

  “‘工匠精神’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、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。他们对细节有很高的要求,追求完美和极致,努力把品质从99%提高到99.99%。英国航海钟发明者约翰·哈里森被认为是最具‘工匠精神’的代表人物。他费时40余年,先后造出了五台航海钟,其中以1759年完工的‘哈氏4号’最为突出,航行64天只慢了5秒,远少于法案规定的最小误差2分钟,完美地解决了航海经度定位问题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‘工匠精神’出现好几个世纪了,它有哪些具体特点呢?”

  “我认为,‘工匠精神’最少有四个特点:一是精益求精。注重细节,追求完美和极致,不惜花费时间精力,反复改进产品。二是严谨,一丝不苟。不投机取巧,必须确保每个部件的质量,对产品实行严格的检测标准,达不到要求绝不轻易交货。三是耐心,专注,坚持。不断提高产品质量,因为真正的工匠在专业上绝对不会停止追求进步,无论是使用的材料、设计,还是生产流程,都在不断完善。四是专业,敬业。‘工匠精神’的目标是打造本行业最优。”

  “教员,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瑞士钟表的文章。在瑞士,钟表学校相当于中专技校,其录取比例为83?誜1,比普通大学的竞争激烈得多。许多技师一生只做一件事:制表。”

      保持“三有”能力

  谈到“工匠精神”,除了瑞士之外,还不得不说德国和日本。教员说,德式“工匠精神”的第一个特点是慢。科隆大教堂的修建耗时超过600年,这种“慢工细活”打造了完美的哥特式教堂。第二个特点是专。德国不少家族企业是世界某一工业领域的“隐形冠军”,共同特点是“爱钻牛角尖”。第三个特点是创新。一款新型汽车可以承载诸多信息和通信技术,即使一些小企业,也有自己的研发部门。同样,日本是一个有着匠人文化传统的国家。其“工匠精神”所体现出来的脚踏实地、精益求精的品质,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中国对“工匠精神”的需求,显得更为迫切。“中国制造”给人印象有点“那个”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做事缺乏严谨的“工匠精神”。

  “教员,‘工匠精神’对我们飞行员有什么启发?”副驾驶问。

  “我觉着,经历百年航空,飞行技术的内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初期强调个人的操纵能力,而如今比较注重管理能力。作为现代民航飞行员,特别是机长,衡量其管理能力的高低,主要体现为‘三有’,即‘有理’‘有数’和‘有技’。简单地说,‘有理’就是要精通航空相关理论,精通所飞机型的系统、设备的正常及非正常工作情况,知晓航班运行的相关规定。‘有数’就是要熟悉飞行相关法规、飞机性能、运行环境的各种数量界限,不是‘差不多’式的定性概念,而是精准的数量标准;对自己的能力底线也要胸中有数。例如,同样的侧风天气标准,有的机组能稳稳当当地落下去,有的机组则可能歪歪扭扭出洋相。‘有技’就是要有操纵能力,一是遵循标准操作程序的基本驾驶能力,二是在非正常情况下的纠偏能力和控制状态的能力。‘理’‘数’和‘技’三者应协调发展,不可偏废。”教员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他表示,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现代民航客机,可靠性极高,大大地减轻了机组的工作负荷。民航安全法规和标准的阻拦性,也让差错不容易串成“事故链”。现代民航飞行员,只要运气好,似乎不需要特别下功夫,也能将飞机开得好好的:“起飞拉一杆”+“巡航喝喝咖啡”+“着陆再拉一杆”。

  “实际上,飞行员主要是在防特殊情况。在标准状态下,飞机驾驶可交给自动飞行系统来完成,但遇到‘双重’‘三重’故障,飞机性能严重下降甚至遭遇险情时,飞机设计人员就会将一架‘受伤’的原始飞机交由飞行员来处置。此时,飞行员特别是机长就要立即‘雄’起来,将飞机从‘水深火热’的状态中拯救出来。所以,不论你驾驶多‘牛’的飞机,都要随时提高和保持自己的‘三有’能力。保持‘三有’能力,必须具备‘工匠精神’。”教员说。

      凡事都要用心

  “教员,我们如何运用这种‘工匠精神’呢?”

  “有人调侃儿说,飞行员这个岗位,一来不用看老板脸色,你只要遵章守纪,技术过硬,就会过上非常体面的生活;二来驾驶的飞机是人类当今最先进的知识结晶体;三来民航是朝阳行业,飞行人才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都是稀缺资源,握好手中的驾驶杆,用不着去做第二份职业贴补家用。当然,飞行的职业需求又要求飞行员必须终身学习与飞行有关的规章标准,终身熟练自己的操作技能,终身研究自己所飞机型的系统知识,终身保持强健的体魄。也就是说,飞行从来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好事。飞行技术也是技能的一种,技能会退化,所以你必须拳不离手、曲不离口;知识会遗忘,所以你必须温故而知新,手边要有几本手册;飞行要靠身体吃饭,所以你必须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;飞行要经常面对各种险情,所以你必须经常假设各种类型的意外场景,将自己放进去,模拟处置……总之,你必须拿出‘工匠精神’来,一辈子都要研究它、熟练它、喜欢它。”

  “教员,您能说得再具体点吗?”

  “我认为,飞行需要更多的‘工匠精神’。‘工匠精神’的精髓,就是要用心活、用心干、用心经营、用心诠释人生。在飞行上,事事都要用心。有人讲,凡事肯下2万小时的功夫,必定会成为该领域的顶尖专家。萨伦伯格机长之所以能够成为全世界公认的英雄机长,与他平时的用心是分不开的。他说,每次起飞经过哈德逊河,他都要用心想一下,如果发动机都停车了,他应该选择河上哪一段用于迫降。结果,他真的遇到了,而且操纵飞机成功迫降在河面上。前面已经讲了很多,‘工匠精神’体现了一种专注,对飞行员来说,必须在飞行动作的每一个细节上下功夫。《论语》有云:‘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’这句话正好概括了‘工匠精神’的实质。职业型飞行员与事业型飞行员的区别在于,前者‘今天飞了,明天不得不飞’,而后者‘今天飞了,明天还想飞’。所以,对飞行要有乐之的心态。‘工匠精神’的另一个要素就是坚持不懈。孔子曰:‘学如不及。’他的一生从不骄傲自满,而是不断地学习、积累并总结经验。对于飞行员来说,手边随时都要有一个小本子,留心处处皆学问。勤写技术总结,就能使自己的知识、技能更加系统化。”

    将本文转发至: